一位“临时妈妈”两家别样团圆

时间:2020-02-09 20:13:12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
  扫码看“临时妈妈”与武汉孩子过元宵节

  ●南方日报记者 于蕾

  “妈妈想你了。”马小芬说。

  “我也想妈妈……”她11岁的儿子毅毅对着视频说。

  正月十五这一天,惠州市惠东县巽寮管委会文化站站长马小芬没有陪在两个儿子身边。

  她和孩子其实相隔不远:9.3公里,车程13分钟。可是,他们已有4天没见面。

  此时,马小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。在惠东巽寮湾的隔离点,她与另两个远道而来的孩子过着元宵节。

  游客邬先生从武汉到巽寮湾度假,一家六口有四人确诊为新冠肺炎,留下两个幼童无人照顾。身为基层干部的马小芬,把自己的孩子安置到爷爷奶奶家,挑起了“临时妈妈”的重任。

  武汉、惠州,相隔千里。一根网线、两个家庭、四个孩子,与他们共同的“妈妈”一起过了个特别的元宵节。

  妈妈不在身边的节日

  今年元宵节,巽寮的上空依旧是圆月高挂,但比往年安静了很多。

  在当地密切接触者隔离点,马小芬带着8岁的萍萍(化名)和4岁的安安(化名)在这里已度过3天。

  “安安今天有点不太一样,不愿意吃饭,几天没拉粑粑。”马小芬很担心,不断和在定点收治医院治疗的孩子妈妈联络。

  马小芬说,一整天她都在忙活,直到晚上才意识到今天是元宵节。

  给孩子喂完饭、洗完澡,马小芬和两个孩子在床上玩起了“搓汤圆”的游戏。三个人把纸巾搓成“汤圆”,比赛谁的“汤圆”最圆。

  对马小芬来说,带起娃来驾轻就熟,毕竟她自己也有两个小孩。这一天,大儿子毅毅和小儿子阳阳没有妈妈马小芬的陪伴。他们在巽寮的榄涌村,和爷爷奶奶一起过节。

  往年元宵节,马小芬会带着儿子回外公家,吃上一碗外婆亲手做的汤圆。今年,孩子独自留在爷爷家,吃着奶奶煮的汤圆。

  毅毅11岁,阳阳8岁,两个孩子年纪尚小,但他们知道这个节日有点特别:妈妈不在身边。

  当天晚上,马小芬母子三人在微信视频中“团圆”,表达对彼此的想念。

  “挺可惜的,这个元宵节我们不可以见面。”毅毅说。

  “没关系,(疫情)很快会过去的。”马小芬说。

  “我只是换了个岗位。”

  “为什么要放下自己的孩子,冒着危险,去照顾别人家的孩子呢?”

  最近几天,马小芬不断被媒体和儿子问到这个问题。她的回答很朴素:“疫情来了,这个时候,我们作为基层工作人员肯定要在一线,我只是换了个岗位。”

  她说,这是出于“一种责任心”。

  邬先生一家在巽寮入住的酒店,是她疫情防控的包干区。马小芬管理这家人所在的楼层,跟他们打过几次交道。

  根据官方公开的信息,邬先生2月4日被确诊新冠肺炎。当天,他的家人被单独隔离观察,同层楼的旅客和片区工作人员也进行了核酸检测。

  那时,面对这场蔓延全国的疫情,马小芬第一次感到害怕。除了担心自己的身体,她更担心自己的两个孩子:“我不能再跟孩子一起住了。”当晚,她就打定主意,把孩子送去爷爷奶奶家照顾。

  2月5日上午,邬先生另外3名家人首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,也被送往定点收治医院隔离治疗。只留下了年纪尚小的萍萍和安安,谁来照顾她们呢?

  一筹莫展之际,马小芬(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)扛起了这个担子。“我接触过确诊患者,也不能再接触自己的孩子,刚好可以照顾这两个孩子。”

  从包干区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,马小芬就“想到了最坏的结果”。凡事都做好最坏的打算,是从2013年开始的。那一年,她的丈夫去世了。他本来是一名退伍军人,后来转业到地方工作,却不幸因公殉职。这些年来,马小芬独自一人抚养两个孩子。

  虽然马小芬也有些担心和害怕,但她并不恐惧:“孩子核酸检测是阴性,关键是我要做好科学防护。”为了孩子的安全,马小芬每次值完班回家前,都会先洗澡,再换一套干净衣服。

  小儿子阳阳年纪小,对疫情并不上心;毅毅比较成熟,多少会有些担心。马小芬告诉记者,毅毅在得知她去照顾隔离女童后,不断问家人:“为什么有危险,妈妈还要去?”马小芬坚信,孩子终究会理解妈妈的选择。

编辑: alan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26887757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